网站首页 > 人文经济> 文章内容

陈志武:从经济学角度理解文化及其未来

※发布时间:2021-5-11 23:40:14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二十四香谱图解“文化精深”,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因为文化在中国过去两千多年里发挥过积极作用,减少了中国人对生老病残的担忧,使人们生活得更踏实。当然,在理解上,存在许多虚虚实实的地方。比如,

  以往,人们倾向于把几乎所有汉族人说过的、写过的都装入“”,但这显然是一种错觉,因为有些话题是超越文化的,而且各文化体系间有许多价值是共同的,不是所特有的。就以“三纲五常”中的“礼智信”五常为例,这通常被认为是文化的核心内容,但这些只是才有的价值吗?其实,任化与教都强调这些价值,不是特有的。道理很简单,任何一个社会,不管肤色种族,如果它要下去,其之间必然要强调“礼智信”,否则那个社会难以持续。教、、伊斯兰教、佛教显然都强调这些价值,都是其要牢记和遵守的,而且还往往不只是说说,还在许多具体行动中得到安排体现。所以,善良、守信、讲礼、讲理都不是特有的,而所特有的主张重点体现在“三纲”以及相应延伸出的名分等级秩序上,包括由此延伸出的“孝道”、“中庸”、“”等行为原则,这些才是有别于其它文化的核心。

  基于“三纲五常”的名分等级秩序决定了中国社会一直以来的资源配置方式、收入与消费分配方式,也勘定了中国人过去的方式与社会结构。简单地讲,首先,在劳动安排上,是晚辈多干,名分低的要抢着苦干大干,年长的、名分高的可以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必干。产出的果实先由、高名分者拿,餐桌上、高名分者拿筷子先吃,家里的房子和衣物也先由挑选,吃剩的、用剩的、选剩的再由晚辈去享受。而如果出现一些资源不知道怎么分配或者在分配过程中发生争执,那么,就由、最高名分者去决定,其他人只能从命。

  实际上,子是父的财产,妻是夫的财产,在明清等各时期,父子、夫妻往往不会,属于财产拥有方对私有产权的处置,其它财产与收入的配置权掌握在谁手中都以此推出。“孝道”、“”和“中庸”等等派生伦理规则,则是为了基于名分等级秩序的资源配置方式能够顺利进行,是为了让每个人都“服”,减少争吵,降低这些交易安排的不确定性和交易成本!

  这套体系跟基于货币化交易的市场体系形成鲜明对照。在市场安排中,劳动力配置是基于货币化报酬,哪里薪酬多就到哪里干,报酬多就多干甚至也愿意苦干,报酬少就少干!而在其它资源的配置中,则是基于谁出的价格最高来确定。生产出的苹果,不是先由长辈吃或先由丈夫吃,而是根据各方出的价格高低决定苹果怎么分配;住房也一样,出高价者先得、多得;土地资本也依此原则确定,看谁带来的回报(价格)最高。——我知道,不只是人看到这种分配方式的描述会很不自在,而且人、伊斯兰教人看到也不会喜欢,因为他们都会认为这种市场化安排太看重“利”、太“冷冰冰”、太“缺乏人情味”!天下皆兄弟,怎么可以只认利益呢?

  就这样,虽然过去两千多年里基于“义”、基于“三纲五常”名分等级的安排要求每个人自己的与,但还是在“”与“冷冰冰货币化”之间,前者胜出。尤其是,在过去的交通运输与通讯技术条件下,市场难以发展太多,而的名分等级秩序又每个人一出生就决定了的、终生难改的,这大大增加了这种资源配置方式的确定性,也因此增加了中国人的“安身立命”安全感。

  过去支持体系的基础也包括土地制度以及文化载体。首先,土地、房产以及家族里的其它资产都掌控在最的手里,这个支配体系具体了“不听话”、“不孝顺”的晚辈会受到惩罚,所以,遵守“三纲五常”名分等级秩序常实际的利益所在。其次,原来的科举考试都以经典为主,学好、讲好、考好经典即能发财,这也常实际的激励安排,确保文化受到社会精英的重视。再者,从宋朝开始,在朱熹的推动下,普通老百姓家里都要修家谱、建家祠家庙,并每年按有几次正式的祭祖拜祖的仪式,这些具体的文化载体和仪式一改原来只是口头传教的传统,使价值主张更显性地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到1940年代学者潘光丹对当时的高中生和大学生进行的调查中,有60%多的学生能说出曾祖父的名字!朱熹对的贡献是显然的。

  可是,到今天,土地不再是私有,曾祖父、祖父不再掌控家族的资源,对晚辈的掌控力当然不再。科举考试应该结束,而且也在晚晴结束。家祠家庙难以恢复到当年的威力。更重要的是,由于现代工业和服务业的兴起,也由于全球化的影响,我们在哪里出生不再决定我们在哪里生活、工作,一家人在各个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国家生活,一个族里的人在不同地方生活就更不用说了。在这些新局面下,即使想要恢复配置资源的体系,也不太可能,市场配置资源是中国社会的实际选择,也是最终解放个人、促长个人的一种安排。

  在关于的过往讨论中,一般是只把市场与相对开来,认为配置资源的方式只有两种:要么是市场,要么是。但,这是对人类社会里资源、收入配置方式的狭义理解。历史上,虽然在战国时期甚至更早就介入盐铁等经济事务中,但要到近代尤其是19世纪后期,才在更广泛的资源配置中起重要甚至主导作用。那么,19世纪之前人类社会主要靠市场配置资源吗?不是的。正如所说,之前的资源配置其实主要靠文化价值体系亦即伦理,在中国是靠基于三纲五常名分等级的伦理。由于过去的人类社会方方面面资源配置都是基于伦理秩序,过去的中国以及其它社会都需要强化驯化、强调秩序,那不能乱,否则社会就乱套了、散架了!历史上,资源配置不是基于货币、不是基于市场交易,也不是基于的行政。从这个意义上,这些年的市场化,与其说是相对于配置资源的,还不如说是相对于在中国社会资源配置秩序中维持两千多年的秩序的,后一种远远更具历史意义。

  

狗狗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