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挪威美食> 文章内容

为了吃货挪威海产局这回怒了 非要美食狗仔队飞越上万公里把事情楚

※发布时间:2018-10-17 8:09:02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当挪威海产局找到快报美食狗仔队,说想向中国消费者介绍鳕鱼时,我心不在焉地说:“哦,鳕鱼啊,隔段时间就会出什么鱼混充银鳕鱼的新闻,你们是又要么?”结果那头弱弱地说,其实中国人民一直在吃的银鳕鱼,它并不是鳕鱼,这次找到快报,就是想为挪威鳕鱼正名发声。

  什么?一直被各种便宜鱼类冒充的银鳕鱼,它原来也不是鳕鱼?挪威海产局的这位接头人,Eason介绍,“银鳕鱼”的学名叫裸盖鱼,鱼是好鱼,但是这名字实在砢碜了点。当年引进中国市场的时候,那一代水产商人就指出,想让中国人买单,叫这名字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起个体面的艺名。考虑到它肉色雪白,就借了“鳕鱼”的名字,同时仿照日本人给鱼起名字的套(比如粉鲑、红魽),前面再加一个“银”字,银鳕鱼就此华丽出炉。

  银鳕鱼因为口感好,营养价值高,一经推出就风靡中国市场,这导致当挪威海产局想推鳕鱼的时候,发现第一件事就是得不停地和人说,我们的鳕鱼不是银鳕鱼,银鳕鱼它其实不是鳕鱼……推到后来挪威人怒了,既然这么麻烦,那我们就索性叫学名吧!

  挪威鳕鱼的学名叫“大西洋·真·鳕鱼”,挪威海产局为了强调产地和,给它起了个行走江湖的名字——挪威北极鳕鱼,生活在大西洋北部,是人热爱的一种冷水鱼,体内富含维生素b12和硒,脂肪量低到0.3%,几乎不含糖,是极佳的蛋白质来源。

  英国曾经为它打了三次仗,没办法,因为英国国菜“炸鱼薯条”的原料用的就是鳕鱼尾巴。2000年左右,这条“大西洋·真·鳕鱼”一度变成濒危鱼种,于是吓得大家坐下来一起确定每年的捕捞份额。挪威人怕其他国家不守规矩,只好自己再克制点,如果经过测算保持鱼群稳定需要留下10万吨鱼群的线万吨,之外的量才会去捕捞。这以后,鳕鱼种群数量逐渐恢复,到了这几年捕捞量基本在80万吨左右,确认不会被吃绝种后,挪威觉得是时候介绍给中国吃货了,谁知道,一上来就经历了正名风波。

  对于玛丽苏女主和女配之间,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公主我其实一点也不关心,吃货的终极问题始终只有——“能好怎”三个字。

  Eason说,能吃,好吃,至于怎么吃,你要不要到鳕鱼的产地来,看看挪威人怎么吃?没问题。拎起行李,上海浦东出发,一换了4趟飞机,22小时之后,我已经站在了挪威北极鳕鱼的主要近海捕捞地之一,罗弗敦群岛的一个小渔村巴尔斯塔(Ballstad)。渔村处在北极圈内,到的这一天3月19日,杭州早已草长莺飞,这里还是一片冰天雪地,只存在出门是穿三件羽绒服还是两件羽绒服的区别。

  可是在这零下十多度的严寒里,海水居然神奇地没有冻上。作为一个记吃特别清楚的吃货,我这时候想起了初中地理课上,老师激动地说过,全世界最肥美的鱼类,一定是出在冷暖洋流交汇处。我面前的这一眼皮跳吉凶片海域,正是北大西洋暖流与北冰洋寒流交汇处,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四大渔场之一,鳕鱼每年1到3月份千里迢迢地回来产卵,这个时候捕捞上来的鳕鱼,正是肉质巅峰。

  到了小渔村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房东熬了一大锅鳕鱼汤给我们吃。做法极其简单,几大块鳕鱼做主料,放进汤里煮熟。汤是西餐里最常见的汤底,奶油加奶酱加面粉做底,加盐柠檬汁调味,再撒一层韭菜花。没错!在这冰天雪地的北极圈里,居然有韭菜花!这是我第一次吃鳕鱼,入口第一感觉,肉质极其细腻,看上去很像我们舟山的大黄鱼,是一片片的蒜瓣状。口感非常清淡,通常海鱼总是有点海腥味,这条鱼一点腥味也没有,如果不是肉质太过细嫩,你都感觉不到自己在吃鱼。从烹饪的角度来讲,食材如果本身是无味的,那么就可以最大程度吸收其他辅料的味道,此时味蕾就清晰地辨出了奶油的甜,柠檬汁的酸,韭菜花的香,再加上盐的咸,以一锅热汤的形式中和在一起,极好地抚慰了我的中国胃。好吃!一帮记者以饿虎扑食之势,瞬间把一大锅鳕鱼汤捞个精光。

  睡了一晚上我回过味来了,昨天这个点吧,我只吃了几顿飞机餐,然后加上这个气温,那是正的饥寒交迫,这种时候你给我吃什么我都觉得好吃啊。不行,这等于是作弊,我得把状态调好了,重新吃过。

  Eason说没问题。第二天,Eason说,给你找了位退隐江湖的大厨,来吧。冰天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走了20分钟,终于摸到了大厨。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吃货真是够虔诚的,这种况的20分钟,货真价实的“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但是进门看到大厨Roy的状和证书,我就知道一切是值得的。Roy游历世界各地,赚够了钱后选择回到家乡退隐。这一次是应挪威海产局的邀请复出一展身手,平时恕不接客。这位北欧大厨属于传统食材新式料理,做的是新派挪威菜。Roy先将鳕鱼用低温煎炸,然后放进烤箱低温烘烤。当看到肉质开始分层时就说明已经烤好了,端出来浇上汁即可食用。浇的这一勺汁,大厨神秘地说,他可是熬了20多个小时。我一尝,哈,糖醋汁。这味道可是再对一个杭州人的胃口也没有了,你们肯定已经猜到了,这样做的鳕鱼像什么?西湖醋鱼!区别在于,鳕鱼没有一点鱼腥味,也没有一根刺。低温煎烤使得外层酥嫩,最里面却还有一点嫩嫩的鱼冻,保持了入口即化的口感。

  这第二顿我其实也是满意的,但是吃货的疑心病又犯了,两种烹饪方式都很棒没错,但这都是在小渔村里现杀现吃的啊。等到你冰冻过了,还是这样的口感么?Eason说,那我们也飞一程吧。去挪威著名的港口城市卑尔根,离巴尔斯塔1600公里,要倒两趟飞机,满足条件不?满足。

  小渔村坐大巴到博多,博多飞特隆赫姆,特隆赫姆再飞卑尔根。到了卑尔根再坐船一颠,终于颠到了一个小岛上。

  大厨端出两道菜,一道是鱼汤。除了鳕鱼外,还有鳌虾、帝王扇贝、三文鱼、比目鱼。前面说过,鳕鱼的味道就是没有味道,和这么多高级食材搁一块,那是毫不犹豫地把其他海鲜的鲜味都吸了过来。

  的是,这样一道菜,名字就是简单地叫“鱼汤”,我当场将之命名为“卑尔根佛跳墙”。第二道菜煎鳕鱼,撒点葱,下面铺一层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韭菜花泥,只用盐调味。鳕鱼被煎得又咸又香,蒜瓣肉的分层极其清晰,偏偏吃下去没有一点油腻的感觉,尝了一口我就赶紧要了一支啤酒,配一点点啤酒花的苦涩清香,这感觉,爱吃烧烤的人都懂的。

  总结陈词:鳕鱼是样好食材,不仅烹饪方式简单(没有烤箱可以直接用平底锅煎),而且口味出人意料地适合中国胃。不论是卑尔根佛跳墙还是西湖醋鳕鱼,都让我这个吃不惯西餐的人觉得亲切无比。而如果你想在家里过西餐瘾,恭喜你,挪威海产局已经帮你把菜谱都写好了。

  当挪威海产局找到快报美食狗仔队,说想向中国消费者介绍鳕鱼时,我心不在焉地说:“哦,鳕鱼啊,隔段时间就会出什么鱼混充银鳕鱼的新闻,你们是又要么?”结果那头弱弱地说,其实中国人民一直在吃的银鳕鱼,它并不是鳕鱼,这次找到快报,就是想为挪威鳕鱼正名发声。

  什么?一直被各种便宜鱼类冒充的银鳕鱼,它原来也不是鳕鱼?挪威海产局的这位接头人,Eason介绍,“银鳕鱼”的学名叫裸盖鱼,鱼是好鱼,但是这名字实在砢碜了点。当年引进中国市场的时候,那一代水产商人就指出,想让中国人买单,叫这名字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起个体面的艺名。考虑到它肉色雪白,就借了“鳕鱼”的名字,同时仿照日本人给鱼起名字的套(比如粉鲑、红魽),前面再加一个“银”字,银鳕鱼就此华丽出炉。

  银鳕鱼因为口感好,营养价值高,一经推出就风靡中国市场,这导致当挪威海产局想推鳕鱼的时候,发现第一件事就是得不停地和人说,我们的鳕鱼不是银鳕鱼,银鳕鱼它其实不是鳕鱼……推到后来挪威人怒了,既然这么麻烦,那我们就索性叫学名吧!

  挪威鳕鱼的学名叫“大西洋·真·鳕鱼”,挪威海产局为了强调产地和,给它起了个行走江湖的名字——挪威北极鳕鱼,生活在大西洋北部,是人热爱的一种冷水鱼,体内富含维生素b12和硒,脂肪量低到0.3%,几乎不含糖,是极佳的蛋白质来源。

  英国曾经为它打了三次仗,没办法,因为英国国菜“炸鱼薯条”的原料用的就是鳕鱼尾巴。2000年左右,这条“大西洋·真·鳕鱼”一度变成濒危鱼种,于是吓得大家坐下来一起确定每年的捕捞份额。挪威人怕其他国家不守规矩,只好自己再克制点,如果经过测算保持鱼群稳定需要留下10万吨鱼群的线万吨,之外的量才会去捕捞。这以后,鳕鱼种群数量逐渐恢复,到了这几年捕捞量基本在80万吨左右,确认不会被吃绝种后,挪威觉得是时候介绍给中国吃货了,谁知道,一上来就经历了正名风波。

  对于玛丽苏女主和女配之间,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公主我其实一点也不关心,吃货的终极问题始终只有——“能好怎”三个字。

  Eason说,能吃,好吃,至于怎么吃,你要不要到鳕鱼的产地来,看看挪威人怎么吃?没问题。拎起行李,上海浦东出发,一换了4趟飞机,22小时之后,我已经站在了挪威北极鳕鱼的主要近海捕捞地之一,罗弗敦群岛的一个小渔村巴尔斯塔(Ballstad)。渔村处在北极圈内,到的这一天3月19日,杭州早已草长莺飞,这里还是一片冰天雪地,只存在出门是穿三件羽绒服还是两件羽绒服的区别。

  可是在这零下十多度的严寒里,海水居然神奇地没有冻上。作为一个记吃特别清楚的吃货,我这时候想起了初中地理课上,老师激动地说过,全世界最肥美的鱼类,一定是出在冷暖洋流交汇处。我面前的这一片海域,正是北大西洋暖流与北冰洋寒流交汇处,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四大渔场之一,鳕鱼每年1到3月份千里迢迢地回来产卵,这个时候捕捞上来的鳕鱼,正是肉质巅峰。

  到了小渔村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房东熬了一大锅鳕鱼汤给我们吃。做法极其简单,几大块鳕鱼做主料,放进汤里煮熟。汤是西餐里最常见的汤底,奶油加奶酱加面粉做底,加盐柠檬汁调味,再撒一层韭菜花。没错!在这冰天雪地的北极圈里,居然有韭菜花!这是我第一次吃鳕鱼,入口第一感觉,肉质极其细腻,看上去很像我们舟山的大黄鱼,是一片片的蒜瓣状。口感非常清淡,通常海鱼总是有点海腥味,这条鱼一点腥味也没有,如果不是肉质太过细嫩,你都感觉不到自己在吃鱼。从烹饪的角度来讲,食材如果本身是无味的,那么就可以最大程度吸收其他辅料的味道,此时味蕾就清晰地辨出了奶油的甜,柠檬汁的酸,韭菜花的香,再加上盐的咸,以一锅热汤的形式中和在一起,极好地抚慰了我的中国胃。好吃!一帮记者以饿虎扑食之势,瞬间把一大锅鳕鱼汤捞个精光。

  睡了一晚上我回过味来了,昨天这个点吧,我只吃了几顿飞机餐,然后加上这个气温,那是正的饥寒交迫,这种时候你给我吃什么我都觉得好吃啊。不行,这等于是作弊,我得把状态调好了,重新吃过。

  Eason说没问题。第二天,Eason说,给你找了位退隐江湖的大厨,来吧。冰天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走了20分钟,终于摸到了大厨。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吃货真是够虔诚的,这种况的20分钟,货真价实的“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但是进门看到大厨Roy的状和证书,我就知道一切是值得的。Roy游历世界各地,赚够了钱后选择回到家乡退隐。这一次是应挪威海产局的邀请复出一展身手,平时恕不接客。这位北欧大厨属于传统食材新式料理,做的是新派挪威菜。Roy先将鳕鱼用低温煎炸,然后放进烤箱低温烘烤。当看到肉质开始分层时就说明已经烤好了,端出来浇上汁即可食用。浇的这一勺汁,大厨神秘地说,他可是熬了20多个小时。我一尝,哈,糖醋汁。这味道可是再对一个杭州人的胃口也没有了,你们肯定已经猜到了,这样做的鳕鱼像什么?西湖醋鱼!区别在于,鳕鱼没有一点鱼腥味,也没有一根刺。低温煎烤使得外层酥嫩,最里面却还有一点嫩嫩的鱼冻,保持了入口即化的口感。

  这第二顿我其实也是满意的,但是吃货的疑心病又犯了,两种烹饪方式都很棒没错,但这都是在小渔村里现杀现吃的啊。等到你冰冻过了,还是这样的口感么?Eason说,那我们也飞一程吧。去挪威著名的港口城市卑尔根,离巴尔斯塔1600公里,要倒两趟飞机,满足条件不?满足。

  小渔村坐大巴到博多,博多飞特隆赫姆,特隆赫姆再飞卑尔根。到了卑尔根再坐船一颠,终于颠到了一个小岛上。

  大厨端出两道菜,一道是鱼汤。除了鳕鱼外,还有鳌虾、帝王扇贝、三文鱼、比目鱼。前面说过,鳕鱼的味道就是没有味道,和这么多高级食材搁一块,那是毫不犹豫地把其他海鲜的鲜味都吸了过来。

  的是,这样一道菜,名字就是简单地叫“鱼汤”,我当场将之命名为“卑尔根佛跳墙”。第二道菜煎鳕鱼,撒点葱,下面铺一层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韭菜花泥,只用盐调味。鳕鱼被煎得又咸又香,蒜瓣肉的分层极其清晰,偏偏吃下去没有一点油腻的感觉,尝了一口我就赶紧要了一支啤酒,配一点点啤酒花的苦涩清香,这感觉,爱吃烧烤的人都懂的。

  总结陈词:鳕鱼是样好食材,不仅烹饪方式简单(没有烤箱可以直接用平底锅煎),而且口味出人意料地适合中国胃。不论是卑尔根佛跳墙还是西湖醋鳕鱼,都让我这个吃不惯西餐的人觉得亲切无比。而如果你想在家里过西餐瘾,恭喜你,挪威海产局已经帮你把菜谱都写好了。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建筑设计